不卡的在线av网站,日本av不卡在线观看,免费大片av网站


安碧如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sxn19.com

在线娱乐平台,官方直营,大额无忧。点击进入

    话说林三行军横贯贺兰山,打直达巴彦浩特,扼住胡人的咽喉。这条路却是从来没人走过,一路上行进艰难,士兵虽然辛苦,却毫无怨言。
在这一路行军上,始终有一个美丽的身影在跟着他们。
这日,林三循例外出与巡营,每日与士兵嬉笑耍闹已经是他的习惯,所以他所住的帐篷内应该是没人的,可现在,却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林三的床前。
这是一个女子。点绛唇,芙蓉面,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,杏眼柳眉,丰臀细腰,掩映在白色衫裙下的身躯成熟丰满,凹凸有致,便如一道玲珑的曲线。
这个女子正是一路跟着林三大军的身影,秦仙儿的师傅,安碧如。
只见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林三乱糟糟的床板,嘴角弯起一道隐秘的弧线,玉手拂着秀发,举手投足间,显示出慵懒的丰姿。她眉间略带娇媚和幽怨的神色,如一个高贵的艳妇,诱人之极。
「娇妻不在身边,床榻就乱得像狗窝似的,小弟弟啊……真是。」美女咯咯发笑,银铃般的笑声和玉箫般自言自语的声音的帐篷响起。
她随意翻了翻林三的被子,莲步轻移,顾盼生姿,脸上带着三分促狭,七分娇羞暗自道:家中的小美人都不在,如果想了的时候,小弟弟是怎么解决……呵呵……话没说完,她自己便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睫毛下妩媚的眼睛转了转,她忽而想要送一个惊喜给林三。
只见她轻挪玉步,走到帐篷的左端,用武器架当做屏风,上面挂着林三的斗篷。
屏风的外面还是空无一人的帐篷,里面,却是春色撩人,香艳绝伦。
长及臀部的黑发如流水一般覆盖在雪白的背上,从侧面偶尔露出的一点乳峰可以看出她双乳的高耸。只见安碧如慢慢地褪下亵衣,完美的上升就这样裸露在无人的帐篷里,她的身上就只剩下那一条薄薄的遮羞裤。
安碧如看着木盆水里的自己,也不禁露出一丝自豪的表情,心中暗想:便宜你了,小弟弟。想罢,她拿起前些日子在农舍得来的麻衣布裙,在身上打量了一番,便准备穿上。
素手着衣,眼角含羞,安碧如想象着林三看见村姑打扮的自己时的表情,不禁「咯咯」笑了起来。
「噗!」正把麻衣披在身上时,帐篷门布被一个粗鲁地翻开,一道身着军装的身影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林三的帐篷。
「林将军!俺老胡……」粗犷的声音兀然想起,又突然停止。
此人正是林三军中大将胡不归。
胡不归刚刚练军归来,正打算如往日一样向林三汇报,急急忙忙地便往林三的住处奔来。进入帐篷后看见一扇屏风挡在一边,还以为脸薄的林三在里面换衣服,便直冲到屏风后面。
可是映入眼中的却是一个无限美好的身影。
只见这女子鬓角微乱,五官漂亮得让胡不归惊为天人,乍一看却看不出她的年纪。她身穿一件普通的麻衣,左手紧拽着衣服的领口,遮住了让无数男人疯狂的双峰,右手藏在臀后。可是单薄的麻衣却无法挡住丰满的胸部,乳尖的凸点毫无遮蔽地呈现在麻衣上。下身却是不着片缕。
「该死!」安碧如心里暗骂。她知道眼前这人是林三的大将,白莲教被灭时她也曾见过胡不归。
此时此刻,她心里又羞又怒,却又觉无奈。羞的是她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性感,全身只有一件单衣,惊吓后的呼吸急促,致使胸部不断地突显。怒的是从来没人看过她的身子,她看上去虽然生性放荡,内心却无比贞烈。无奈的,却是在这个紧要关头,林三不能失去胡不归这个左右手,所以她无法下手杀他。
安碧如藏在臀后的右手正紧夹着一根银针,只要胡不归稍有异动,她将毫不犹豫地把他击毙当场。
胡不归此时也是口瞪目呆。没想到林将军帐中藏着这么一个暖席的娇娘子,虽然看到她的半裸体是对林三将军的不敬,但他还是忍不住心猿意马,浮想联翩。
两人对视了两秒,安碧如先醒悟过来,冷冷地说道:「将军如果找林三的话,他不在,可否请将军先回避,奴家想把衣服穿上。」胡不归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他挠了挠头,语带歉意地说道:「对不起,林夫人,老胡是个粗人,冒犯了夫人,该当军令。」说罢他退到帐门处,单膝跪地等待林夫人的处置。
半晌,安碧如穿着麻衣布裙从屏风后出来,看胡不归跪在地上,心中的怒意也淡了几分。她拢了拢头发,随意说道:「起来吧,你也是无心之失,只是下次再犯,决不轻饶!」说罢她便兀自转身出了帐篷。
胡不归在帐中正要自我反省,对着空气点头哈腰,却突然醒悟过来:「他娘的不对啊!出军的时候没见过这小娘皮啊,可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?" 胡不归皱着眉头想了想,猛然想起来:日!这娘们是白莲教圣母,我说怎么会眼熟呢!
「林三将军不愧是高人啊,连圣母也弄来当暖床……」说罢也摆头出了帐篷,嘴里念念有词「真白」、「真大」……却说安碧如出了帐篷,纵身离开了军营,却在不远处停了下来。
她脸颊微红,有点凌乱的鬓角还没来得及整理,呼吸略有急促,酥胸起伏之间划出一道诱人的轮廓。
她感觉了一下略有湿意的下体,暗啐了自己一口:「不过是被林三一个副将看到了,怎么会有感觉呢?看他满脸胡渣的样子却是比林三刚强许多,呸!怎么会想到这里来了……」她制止了自己的想法,心中却有些茫然。
************两日后,林三的大军又行进了几十里,安碧如还是一直悄悄跟在军队的后面。
她武功自来不输于宁雨昔,从小练起的内功更是深厚,两日的尾随对她并无什么影响。
中午,林三的大军停下了扎营,安顿后,安碧如又悄悄溜进了林三的帐篷,心中想着的身影却不知是林三,还是胡不归。
林三又是到军营巡查,帐篷内空无一人,安碧如走到林三的床边,带着一阵香风坐下,嘴里喃喃说道:「小弟弟,你就真的为了大华皇帝,甘愿深入到这样危险的草原深处?」她轻抚着林三的被子,神思一片恍惚。
正想间,门外传来脚步声,这次的人没有像上次一样贸然闯进来,同样粗犷的声音却在帐外响起来:「林将军,在吗?」安碧如听出这是胡不归的声音,正想保持安静,让胡不归以为帐中无人,自行离去,却鬼使神差地说:「林三不在,你是胡不归吧,进来再说吧。"帐外的胡不归一听,心中有些暗喜:「是上次那大奶……不对,是林夫人,老衲罪过啊!」胡不归本想着林三不在,便要离去,转念一想:到这胡人的地方也几个月了,连个窑子也没见过,能看看这圣母解解渴也不错啊,何况她的……那么大。
想着想着,他便翻开帐幕进去了。
帐内,安碧如侧身坐在林三的床边。眉如柳叶,唇若樱桃,丰满的酥胸顶着白色的长裙,随着呼吸起伏,修长的双腿随意地搭在一起,青葱的玉指还在无意识地抚着林三的被子。
好个漂亮的娘们。胡不归心里暗自赞了一句。
安碧如习惯性地抚了抚额前的头发,慵懒的声音醉倒了胡不归:「胡将军找林三吗,他出去了,有什么重要事情吗?」「噢,没什么,只是一些行军上的琐事。」胡不归虽然被安碧如的美貌吸引,却没忘了军中的事情不得轻易向他人透露。
「既然林将军不在,那末将便告退了。」胡不归略有遗憾地向安碧如告退,正要转身离开。
却听见安碧如的声音响起。
「不知道胡将军有没空,奴家想洗个脚,却不知道军中的清水在哪儿。行军几日,奴家的脚有点疲了。」她虽自称奴家,可是圣母心中骄傲,语气像是命令一般。同时,双手按在了小腿上,轻轻地为自己按捏起来。
听着安碧如娇媚慵懒的声音,胡不归胯下的肉棒立马坚硬得像一杆铁枪,差点没当场出丑。
「夫人需要清水的话,末将可以为夫人打来。」胡不归低着头,双眼却不自主地向安碧如小腿瞟去,心中暗自诽腹:这腿,这小手,怎么看着像窑姐儿……「那就谢谢胡将军了。」安碧如心中也有些娇羞:怎么就会叫他给我打水呢,除了林三,我应该是讨厌天下男人的。算了,洗完脚就赶紧离开吧。
胡不归浑浑噩噩地离开帐篷,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把水打来了。
胡不归把满桶的水放下,擦了一把汗,又拿起林三的脸盆,为安碧如装满一盆清水,嘴里暗念:林将军,圣母的洗脚水给你洗脸,能他娘的让你长得比老子帅了吧。哈哈!
端好水后,见安碧如没叫他退下,胡不归便安静地站在一旁。
安碧如也不管他,自顾自地掀起了裙子,雪白的小腿裸露了出来。她虽是白莲圣母,日夜为对抗朝廷奔波,却保养得极好,皮肤如温润的碧玉一般滑腻。修长的小腿下,安碧如脱起了鞋子。
罗袜轻除,两只可爱的小脚裸露在空气中,十只白玉般的脚趾并排在一起,脚心微微皱着,粉雕玉琢的脚趾头沾了沾水面,下一刻两只小脚便彻底泡在了水中。
胡不归在一旁看着这双极品的玉足,胯下的小胡不归立马敬了个军礼。嘴角流出的口水快滴到胸口,两只粗糙的大手在颤抖着。
安碧如搓了搓小脚,脚背微微发红,正要洗洗脚踝,却听见安静的帐内多了一丝粗重的呼吸。她看了看旁边的胡不归,只见他瞪大着眼睛,流着口水,死死看着自己的一双玉足。一丝羞怒之余,安碧如心里也有些骄傲。
「我的脚很好看吗?」安碧如佯怒嗔道。
「好看!好看!好白……」胡不归擦了擦口水,呆呆地答。
「噗啧!呆子!」安碧如看着他呆呆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在胡不归灼热的目光下,安碧如越洗就越觉得口干舌燥,全身发热。玉指搓揉的力度不禁大了些。
「嗯……」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。
胡不归的欲火一瞬间冲到脑门,他颤声说道:「夫人……让我,让我帮你洗吧……」安碧如看着胡不归缓缓跪下的身子,全身已经酥软的她,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。她轻轻地答了一声:「嗯。」胡不归如获大赦地扑到安碧如脚下,双手微颤地伸到盆中,捧起安碧如的一双玉足,像珍宝一样凝视着,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。
「别光顾着看啊,不是要帮我洗吗?呆子……」安碧如忍不住黏黏地说道,慵懒的嗲声在不自觉中暗含了一丝娇嗔的味道。
胡不归被这一声「呆子" 勾得心房一颤,从来没为女人洗过脚的他,第一次这样温柔地搓揉起了安碧如的小脚。
「他大爷的高首,谁说只要有钱,满大街的女人都是嫂子,这个女人就是神仙。」胡不归心中暗叹了一句。背着林三替安碧如洗脚,让胡不归心里又愧疚又刺激。
随着胡不归满带老茧的手掌的搓揉,一股燥热从安碧如的小脚中直上心头。
安碧如的腿间一阵潮热,差点就控制不住要呻吟出来。
「夫人,我的力道还行吗?」胡不归握着安碧如温润的脚踝,上下抚弄起来。
「哦……力度刚好……」安碧如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,胡不归粗糙的大手摩挲着她盈盈一握的玉足,奇异的舒适感让她全身发软。
胡不归看着安碧如被搓洗得微红的玉足,还有如粉宝石般的十个小脚趾头,忍不住把脸靠近了点,鼻子用力闻了闻。
「你属狗的啊,脚都闻,也不怕……嗯,有什么味道吗?」安碧如先是一羞,红透了整个脸颊,正要娇叱胡不归,却有羞于说自己的脚臭,便转而问到什么味道,却不知道这句话听起来像在挑逗胡不归。
「香艳啊!」胡不归忍不住叹到。
「嗤!傻瓜!」安碧如听着胡不归的回答,既有些羞赧,有些开心。
胡不归捧着手中晶莹的玉足,越靠越近他的脸,直到近至他的眼前,他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安碧如的大脚趾。
「唉,你真属狗啊,还舔我的脚,别……嗯……只能再舔一下哦……」安碧如看到胡不归舔她的脚,先是有些怒意,竟然擅自侵犯她,但是在胡不归连着舔了两下后,脚趾却倍感舒服,奇异的感觉在腿间和胸口升起,又变成了鼓励胡不归再舔一下。
胡不归舔了第一下后,像上瘾一样,紧握着安碧如的玉足就是一阵狂啃。舌头在脚趾缝间滑动,每一个脚趾,每一个脚趾缝,都沾满了他的唾液。添完脚趾后,胡不归又向安碧如的脚背和脚踝进攻,直至安碧如玉足上的清水全部被胡不归的口水代替。
「哦……好……这里轻点,别老舔脚趾啊,痒啊……」安碧如已经完全投入到双脚的快感中,甚至忘了这里是林三的军营,忍不住呻吟了起来。
「夫人,不,神仙姐姐的小脚真嫩,比糖水都甜……唔……」胡不归不知安碧如的年龄,却不自觉地就叫起了她神仙姐姐。
「甜吗,咯咯……那就好好替姐姐舔,姐姐喜欢重…嗯……重点……随着胡不归的舌头在脚上不断滑动,安碧如心头的燥热越来越滚烫,直让她舍去矜持,伸直了小脚配合胡不归的吮舔。
半晌后,胡不归突然停了下来,眼里燃烧着火焰,他穿着粗气,嘶哑地对安碧如说:「姐姐,我……我忍不住了!」说完就要纵身扑向安碧如。
「诶……将军,你想做什么啊?」安碧如嘴角含笑,伸出一根青葱的食指抵着胡不归的额头,制止他向自己扑来。
「将军,你看,人家干洗干净的脚,又被你弄脏了,你要给我洗干净……嘻嘻……」安碧如把自己的玉足伸到胡不归的胸口,用脚掌揉起了他的胸肌。
「好,好……我洗……」胡不归此时三魂已经去了七魄,握着安碧如的小脚放进盆里就是一通乱洗。
洗罢,安碧如甩了甩脚上的水珠,把小脚再次放到胡不归的手上,嗲声道:
「替人家把脚擦干嘛……」只见安碧如媚眼如丝,语气带着娇腻的鼻音,听得胡不归全身发软,只有一处地方是硬的。
胡不归强忍着欲火,把安碧如的玉足揣在怀里,翻出贴身干净的内衣,细细地擦起安碧如的双脚。安碧如却是顺着胡不归的小腹,双脚一直滑到他的胯下,隔着长裤羞涩地揉动着胡不归那根火烫的肉棒。
「哟,将军弟弟的本钱不小嘛,难道经常到那些个烟花之地找……」说到一半,安碧如半掩着小嘴,却是说不出那两个字。
「找什么……啊……姐姐怎么不说了呢?」胡不归也想不到安碧如会用自己的玉足搓揉起他的肉棒,本来在替安碧如擦脚的双手也引导着她的小脚,前后抚弄起自己的家伙。却听见安碧如语焉不详,知道她是妇人之家,说不出「婊子」这等脏话,故意去逗她。
「找……找婊子!」安碧如吐出那两个字,自己也羞得脸如火烧,不知怎的却有一股痛快的感觉,肉呼呼的玉足更是加速地逗弄胡不归的肉棒。
胡不归忽然放开安碧如的小脚,扯掉腰带,脱去了长裤,胯下的肉棒便杀气腾腾地裸露出来。安碧如本也是一愣,见胡不归把肉棒释放出来,又惊又羞地看着这个粗大的东西。
「好大……好粗……」安碧如情不自禁地讶声道。
「哦,这样舒服多了,操他娘的破裤子,差点把老子的兄弟给勒断了……」胡不归把肉棒拿出来后,先是叹了一声舒服,接着又再次蹲下,把安碧如的玉足放在肉棒上,嘴里说:「姐姐,那个……继续好吗?」安碧如吃惊他的肉棒的尺寸,回过神来,看他还是呆呆的样子,忍不住吃吃笑起来,双脚却拨弄胡不归的肉棒。她先用自己的大脚趾在龟头上打转,惹得胡不归一阵激灵,马眼处分泌出几滴液体。接着,安碧如拨弄了一下肉棒,调整好位置,便合拢双脚,用足弓夹紧肉棒,上下套弄起来。
「将军,姐姐的脚舒服吗?」安碧如撸动着肉棒,偶尔用脚心搓揉一下龟头。
「喔,姐姐,你真会弄……」胡不归此时完全没有战场杀敌的雄风,像个处男一样享受着安碧如的特殊服务。
之前的一番调情,胡不归已是隐隐欲射,安碧如急急地套弄一阵,阴茎上传来阵阵快感,胡不归便要爆发了。
「姐姐,我要……射了……」「射吧,我的小丈夫……」「嗯……来了……」一听「丈夫」二字,胡不归腰眼一酸,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便喷发而出,还有几滴射到了安碧如的手背处。
「咯咯,弟弟舒服了吗?射了好多啊,是不是憋了很久啊?」安碧如轻轻拭去手上的精液,心头的欲火也在胡不归爆发的瞬间降了不少。
「嗯,姐姐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冒犯了。」随着焚身的欲火被发泄出去,胡不归突然想起这是在林三的军营,眼前的神仙姐姐却是林三的夫人,内心升起了一股罪恶感。
「嗯……将军不用自责,但是这样的事情只此一次,绝无下例。」安碧如这时也清醒过来,暗骂自己居然会被欲望控制,给一个陌生的男人足交,心里也是五味杂陈,既感刺激,又觉得羞愧。
听着安碧如冷淡的语气,胡不归心头一阵黯然,随口答道:「放心吧夫人,今日之事我绝不会外传。那,末将先行告退了。」原来的「姐姐」也改回了「夫人」,胡不归也不管安碧如神色如何,转身便出了帐营。
帐内,穿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……************又过了一日,大军还是在慢慢行进。
胡不归像是真的忘了前日之事,每日专心练兵,或者和林三胡闹一番,又像以前一样痛快自在,只是在夜深的时候会偶尔想起那双盈盈一握的玉足,和那柔软缠绵的声音。
这边厢,安碧如却是满心矛盾,又不自主地跟着林三的军队,不知是为林三,还是为了胡不归。心头烦躁的她,每日只在军营外徘徊,每次要进去的时候又止步离开。
草原的夜晚是安静的,林三的大军已经休息,营中只有几个守夜的士兵,和忽明忽暗的火把。
没有人注意到,一道窈窕的身影闪过胡不归的营帐。
来人正是如天仙下凡的安碧如。
月光下的她,云鬓乌黑,柳叶眉,一双媚眼像要滴出水来,小巧琼鼻,樱桃小嘴微微喘着气,高耸的乳峰,柔软的纤腰包裹在一袭白衣下。丰满的翘腿和修长的玉腿在长裙的衬托下显得高挑性感。
「死鬼,说不找我还真的不找了。」安碧如此时黛眉微蹙,平时含笑的嘴角却带着一丝怒气和羞涩。
那日用小脚替胡不归发泄后,安碧如这两夜翻来覆去不能入眠,一闭上眼,满脑的便是胡不归那根粗大的肉棒和那一瞬喷射的液体。今夜,趁着没有月光,安碧如悄悄偷进到军营中,心中却不知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她站在胡不归的帐外,心中犹豫不定,不知该不该进去。士兵已经快巡查到这里,她一跺脚,轻哼一声便掀开帐幕进去了。
「谁?」胡不归这种身经百战的将领,已经习惯夜里保持半睡半醒的状态,一听见脚步声,进来那人却没有喊他,右手拿起钢刀,翻身就要砍下。
「哟,将军倒是威风凛凛啊,你倒是砍啊。」胡不归一见眼前的人是安碧如,脸上一阵尴尬,随即扔掉手上的钢刀。安碧如却不轻饶了他,张口就是一阵讥讽。
「姐姐,不,夫人,属下不知道是你……嘿嘿……」胡不归见安碧如语带讥讽和怒意,低头哈腰地赔笑着。
「嗤!到底是姐姐还是夫人啊,你再叫一声啊……姐姐没听清呢。」安碧如看着他低眉顺眼的傻样,满腔怒气不知怎的就消失了,忍俊不禁地调笑起来。
「姐姐,姐姐!」胡不归倒是不傻,听见安碧如自称姐姐,便知她已经不恼自己,又巴巴地叫起姐姐来。其实自那日之后,胡不归心里已经被安碧如的倩影填满,却奈于林三,只能把这份倾慕烂死在心中。如今见到安碧如亲自到自己帐中,心中惊喜无比,自是欢欣叫起了姐姐。
「你还记得姐姐吗?我以为你已经忘了……」安碧如像只百变狐狸,转眼间,脸上的表情已从促狭变成了哀怨。
胡不归见安碧如语带埋怨,心中急智,想起林将军的教导,忙答道:「忘了你,我还不如忘了我自己。」「呵呵,好的不学,就知道跟林三学这些甜言蜜语。」一听这林氏风格的语句,安碧如就知道胡不归是从林三那里学来的。
「那,姐姐喜欢听吗?" 胡不归见安碧如并不介意自己调戏她,大胆的往前一步,两人的距离变得极近,眼看安碧如的乳峰就要贴到胡不归胸口了。
安碧如虽被他的大胆吓了一跳,却也没有后退。十数年来,她漂泊天下,遇到的调戏数不胜数,靠着自己的急智和各种手段,从来没人能占到自己的便宜,所以她并不因此刻的孤男寡女便有了怯意,何况,她并不讨厌这个男人……「姐姐虽然喜欢听,将军也不需要靠这么近啊,难道将军想欺负小女子吗?」安碧如摆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柔情似水的眼眸装出一点惊恐之状。
「末将还没欺负过女子呢,敢问姐姐,什么叫欺负啊?" 安碧如不愧是妖女,随便一个动作,一句挑逗,胡不归就是心头火起,胯下的长枪已经坚硬如铁了。
「姐姐也没被人欺负过呢,不如我们一起探讨一下。" 看着安碧如笑颜如花的神色,语气中带着亲密,胡不归握起她的柔荑,轻轻抚摸起来,嘴里也答道:
「这样算不算欺负呢?」小手被胡不归握着,安碧如的身子便软了一大半,往胡不归身上靠近了一点,她抽出自己的手,软软道:「将军想不想继续欺负下去呢?」胡不归一听安碧如没有拒绝之意,欲火更胜,心想:他娘的,有戏儿!
大手一搂安碧如的纤腰,顺着滑滑的罗衣,一路摸索到她的翘臀,便使劲地搓揉起来。
「嗯……讨厌,将军好粗野,这是抓还是摸啊……」臀肉在胡不归的大手揉摸下改变着形状,从未被男子如此玩弄的安碧如全身一阵燥热,倚着胡不归娇哼起来。
「这不是叫探讨吗?姐姐,舒服吗?」「去你的探讨,嗯……轻点,疼嘛……」胡不归不满足于玩弄安碧如的翘臀,左手攀上她胸前的高峰,心里一阵激动,忍不住就用力抓了一下。
「啊……轻点,你当这是馒头啊……」「这不是馒头,馒头哪有这么大,这么软。」「咯咯……那你就温柔点,姐姐的这里还没被男人摸过呢……」「这里是哪里啊?」「奶子!」如此淫靡的话语出口,安碧如双腿潮湿了,身子完全瘫在胡不归身上,滑嫩的小手也是迷茫地摸索起胡不归的胸肌,一路向下摸到胡不归早已坚挺的肉棒。
「将军好色啊,已经这么硬了……」「谁让你长得怎么漂亮,奶子又大,小妖精……」「喔……那将军喜欢妖精吗?」「喜欢……」「喜欢为什么不亲我……」胡不归看着安碧如红润性感的小嘴,就要亲下去。
安碧如突然推开胡不归,一阵香风,身子已在三步之外。
「叫你亲你不亲,晚了……」安碧如娇笑道,坚挺的玉乳随着身子的颤抖引起一阵波涛。
「姐姐,我这就亲……」胡不归再次扑了上去,两人就在帐中追逐起来。
安碧如戏耍够了,身子一窒,身后的胡不归便把她扑倒在床上。
「弟弟,姐姐的脚又酸了,给姐姐按按好吗?」安碧如轻抚着胡不归的胡渣说道。
「按,按……」胡不归退到安碧如脚下,为她脱去小鞋,捏着袜子里的小脚温柔地按摩起来。
「袜子也要脱了啊。」「脱,脱……」「闻闻看,两天没洗,看姐姐的脚有没臭……」「闻,闻……」胡不归已经痴了,托起安碧如的玉足,熟悉的触感和味道萦绕着他,伸出舌头,开始舔起了十只可爱的小脚趾。
「坏蛋,姐姐的脚还没洗呢,不怕脏……」「不脏……好吃,好吃……」「那就别只舔一只脚嘛,要舔就连这只脚也舔了……」说着,安碧如把另外一只脚也放到胡不归眼前,胡不归激动地抱着安碧如的三寸金莲就是一阵瞎啃,舌头在脚趾缝和脚背间滑动穿梭,啧啧有声。
舔完小脚,胡不归顺着安碧如修长的双腿一直向上亲吻,不经意间便脱去了安碧如的长裙。
亲到大腿根部时,安碧如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「嗯……好弟弟,你好会吸……舌头……嗯……好……」「唔,舒服吗……姐姐……」「呆子,明知故问……喔……」口齿不清的胡不归更是用力地吮吸起来。月光下,安碧如的上身穿着整齐,一双修长的玉腿却已经裸露在空气中,两腿之间,性感的黑色阴毛不浓不稀,阴蒂在胡不归的吮舔下突了起来,淫水顺着股沟流到胡不归的床单上,淫靡的味道飘荡在帐中。
安碧如两腿紧夹着胡不归的脑袋,左手插在胡不归的头发中,死死地把胡不归的头按在阴部,右手开始无意识地戏弄起自己的双乳。胡不归的胡渣摩擦着她的阴唇,刺痛的感觉蔓延在腿间的嫩肉处,引出了更多的琼浆玉露。
「嗯……哦……用力吸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」吸了半晌,安碧如的肉洞已经泥泞滑腻。胡不归抬起头,慢慢爬到安碧如身上,为安碧如宽衣解带。
「弟弟坏哦,自己的衣服都没脱,就来脱姐姐的。」此刻,安碧如已经完全投出到淫乱的气氛中,忘记了自己,忘记了林三。
胡不归脱完安碧如的衣服,便快速地脱光自己身上的内衣,他本来就在睡觉,所以衣着不多。
两人此时已经裸裎相对,胡不归看着安碧如艺术品一般的身子:呵气如兰的呼吸带动着挺拔的玉乳上下起伏,乳峰上的两颗樱桃如红宝石镶在顶端,已经坚硬起来,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,自幼习武的安碧如一直保持着纤瘦的身材,多一份嫌多,少一分嫌少。修长的玉腿上还沾着胡不归的唾液,在月色下闪动着淫乱的光。
安碧如半眯着的眼睛看着胡不归,玉手摸到胡不归的胯下,握着肉棒上下套弄起来。
「好粗哦……我一只手握不过来了……」「姐姐不喜欢粗的吗?」「喜欢……不仅要粗,还要长……」随着安碧如的套弄,胡不归也醒悟过来,俯身在安碧如的胸前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乳头,便张开大嘴把半个奶子含进嘴里,用力吮吸起来。
「嗯……用力吸……别用牙齿咬啊……姐姐又不是喂奶……」「好舒服……嗯……」胡不归已经被安碧如丰满的双乳迷住了,嘴里吃着左乳,却把右乳握着手中玩弄。安碧如的双乳嫩白浑圆,丰满却不显下垂,坚挺却不显突兀,像两个倒扣的大碗。
「别老是亲它们,你还没亲过姐姐呢……」胡不归闻言抬起头,再次把目光投注在安碧如红润的樱桃小嘴上,微张的双唇露出雪白的牙齿,小巧的舌头偶尔划过嘴唇,沾上诱人的玉津。胡不归低头便吻上了安碧如的小嘴。
「唔……」安碧如主动伸出自己的舌头,滑进胡不归的口腔。胡不归含着安碧如的小舌,用力吸取上面的玉津。两人舌齿相交,交融的唾液在安碧如嘴角流出。舌头你来我往,在唇间交战着。手上却没有休息,安碧如的玉手撸动着胡不归的大肉棒,胡不归也搓揉起安碧如的双峰。
吻罢唇分,两张嘴之间连着一丝口水,像是意犹未尽。
「姐姐的嘴好甜。」「那你怎么不多尝会儿……」两人又激吻在一起,安碧如的玉臂悄悄攀上胡不归的脖子,湿吻中,两人已紧紧搂在一起,安碧如的玉乳压在胡不归的胸口,挤成一个圆盘。两人的身体紧紧合在一起,没有一丝缝隙。
再一次唇分,两人凝视着对方,眼中含情脉脉。
「姐姐,要来了……」「嗯……温柔点,姐姐还是第一次……」胡不归把肉棒贴在安碧如的洞口,龟头冒着热气,在一张一合的阴唇上摩擦着,阴茎沾满了安碧如的淫水。
「别磨了,进去吧……」「姐姐,我想听点淫荡点的。」「唔……小淫贼……姐姐不会说嘛……」胡不归却不着急,坚硬的长枪在洞外上下摩挲,惹得阴唇不断颤抖着,淫水不断冒出。
「好嘛……姐姐说给你听……」安碧如把小嘴贴在胡不归耳边,红唇吻着胡不归的耳垂,舌头伸进他耳朵。
「小相公……干我吧……姐姐要你……嗯……操我……」胡不归听着这淫荡无比的话语,肉棒用力一顶,全部插进了安碧如的小穴内。
肉棒突破一层薄膜,直达花心。处女之血顺着肉棒留出,安碧如在这一刻真正成为了一个女人。
「哎呦……痛死了……死人,不知道轻点……」破处的疼痛让安碧如流出了眼泪,她死死抱着胡不归的屁股,不让他移动半分。
「对不起,姐姐,我一激动就……」「先别动……疼……」胡不归不敢有一丝异动,只能亲着安碧如的小嘴,两手捏着乳头揉了一下,就把整个大手覆盖在安碧如的大奶子上。掌中的厚茧摩擦着雪白的玉乳,划出几道红痕,一股酥软的感觉在小腹腾起。
安碧如皱着眉感受了一下子宫处的痛楚,一股又痒又麻的感觉慢慢取代了疼痛,她忍不住挪了挪蛮腰,笔直的大腿夹上了胡不归的熊腰。
「可以了……动一下嘛……里面好痒……」胡不归知道破处的疼痛已经过去,开始摆动腰臀,轻轻抽插起来。
「嗯……这样好……舒服……喔……」「姐姐好紧,夹得我也好舒服……」「美死你了……小冤家……唔……得了便宜还卖乖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随着处女的嫩穴被开发,淫水溢出肉洞,胡不归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「嗯……好粗……好长……噢……顶到底了……」「小淫贼……小弟弟……姐姐的下面舒服吗……哦……又变粗了……」「唔……啊……你好色啊……大肉棒越来越硬了……喔……」听着安碧如嗲嗲的呻吟,胡不归粗大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杵进安碧如刚刚破处的小穴中,肉壁的夹力和子宫的吸力让胡不归异常舒适。
安碧如粉嫩的臀肉随着胯部的碰撞颤动着,她挺动着纤腰,抵死相迎着胡不归的抽插。
「小淫虫……唔……里面好涨……都怪你啊……这么粗……这么长……哦……真的好粗……」胡不归双手抱起安碧如的粉臀,吹弹可破的肌肤被捏成扭曲的形状,胡不归忽然用力地把整根肉棒挺进安碧如的嫩穴中,肉洞淹没了肉棒,紧窄的小穴压迫着棒身,两人的阴毛紧紧贴在一起,淫乱地交杂着。
安碧如的粉臀被胡不归抱着,根本无法后退,只能用双腿死死地紧夹着胡不归的熊腰,以此释放着自己的快感。
「啊……你要死啊……明知道自己这么粗大……唔……还全部杵进来……要挣爆了……」两人的身躯交缠着,安碧如的胴体冒出了晶莹的汗珠。眼眸中只剩浓烈的淫欲,小嘴哼着让人血脉喷张的呻吟。
胡不归看着安碧如可爱的小嘴和额头上的汗珠,心中忽有一种征服的自豪感。
一阵急促的冲击,胡不归低头含住了安碧如的嘴唇,两人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缠着,彼此交换着唾液,安碧如鼻息处呼出的热气掠过胡不归的胡渣。
「唔……嗯……用力……好涨……好……唔……满……」被吻住的安碧如口齿不清地娇哼着,小腿包夹在胡不归的臀上,滑嫩的玉足摩擦着他大腿上的粗毛。
胡不归忽然抱着安碧如一个翻身,两人就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。
安碧如先是一阵愕然,然后便娇羞地开始慢慢搅动起来。
「姐姐,我们在做什么啊?」「小坏蛋……哦……姐姐不会说……唔……」「是不是在操穴啊,好姐姐……」「哦……真难听……唔……换个说法……粗啊……」胡不归像是为了表示自己的灵光一动,用力向上挺动了一下,惹得安碧如又是一阵娇嗔。
「林将军说了……这叫做,那个,欢好……对……欢好……真舒服……」「呵呵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欢好……」「姐姐喜不喜欢弟弟的肉棒啊?」「嗯……喜欢……又粗又……唔……长……哦……又硬……美死我了……」一对大奶子随着安碧如的套弄上下摆动,蜜穴中的浪水一阵一阵地溢出在胡不归的小腹上。安碧如的玉手撑在胡不归的胸口上,浑圆的肥臀转动着,湿滑的肉洞裹着肉棒在飞快地撸动着。
胡不归伸出大手包住安碧如的一双胸器,搓揉抓捏之间,安碧如已经软到在胡不归的身上,嘴里呵气如兰,吹着胡不归的大脸。胡不归急急地含住安碧如主动伸出的香舌,贪婪地吮舔着,热吻中,安碧如含羞而硬的小乳头在胡不归的胸口来回磨动。
胡不归捏着安碧如盈盈一握的玉腰,挺身坐了起来,然后就挺起肉棒,抱着小翘臀用力地抽插起来,每一次进出肉洞都带出一股浪水。
「嗯……怎么……突然这样……用力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「喔……好爽……从来没试过……嗯……这样舒服……好硬……」安碧如坐胡不归的大腿上被抛动着,她迷离淫荡的目光看了看胡不归,把纤细的玉指逐根含进嘴里,玉指上沾满了她的口水。接着,她把小手伸到胡不归嘴边。
「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姐姐的手指脏了……哦……给姐姐舔干净嘛……」胡不归被安碧如这极度淫荡的举动搞得欲火高涨,张开大嘴吃起了安碧如的小手,把沾在上面的唾液舔干。
「啊……坏蛋……这样上面不是……嗯……又有你的口水了吗……哦……」「还不是……唔……要姐姐自己……哦……弄干净……」安碧如收回自己的小手,却又把青葱娇嫩的玉指伸进嘴里,香舌在指间滑动,吮吸着胡不归的唾液。
「哦……姐姐……你个妖精……」胡不归被这一亲昵淫荡的唾液交换引得一阵激灵,腰间一酸就有了射意。搂着安碧如的玉体,像要把她融进自己体内,肉棒急速地抽动着。
「要射了吗……嗯……射进来……姐姐要你……哦……」「姐姐,射了……」「啊……我也要丢了……哦……」「好爽……」「姐姐也是……唔……坏弟弟……射了好多……烫死了……唔……」胡不归龟头一涨,便射出了浓浓的精液,安碧如也随着这一股滚烫达到了高潮。
「咯咯……小弟弟,中看不中……啊,你没软……」「嘿嘿……林将军的『我爱一棒槌』果然使得啊,效力延续到现在。」原来胡不归在逛窑子的时候曾经用过高首给林三的壮阳药,却不知怎么的药力一直用不完。刚才射完精之后,肉棒却没有因此而疲软。
「卟!」肉棒离开了肉洞,发出了响声,顺带牵扯出了一股浪水与精液的混合液体。
胡不归抱着安碧如的玉体,让她转身趴跪在床上,安碧如娇喘着顺从胡不归的摆弄,做出狗交合的姿势。
胡不归捏了捏安碧如的小翘臀,挺起肉棒,在迷人的洞口来回磨了摩,便用力地挺进安碧如的蜜穴中。
「唔……好粗……」「姐姐,我可以叫你娘子吗?」「好相公……唔……姐姐都被你……干了……哦……你说呢……」「好娘子……你的淫穴真紧……哦……」「你才是……哦……淫穴……姐姐昨天……唔……还是黄花……闺女呢……」「那娘子说说……相公在做什么啊……」「啊……在干我……弄我……操我……唔……用力……喔……」「噗嗞……噗嗞……」两人的淫声浪语和肉棒抽插蜜穴的声音在军帐中回荡,整个帐篷中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氛。
「姐姐,这是什么声音……」「死人……唔……你再坏……哦……姐姐不来了……」「姐姐说不说啊?」胡不归忽然把整根肉棒抽出安碧如的淫穴,倍感空虚的肉洞急需填补,安碧如眼带哀怨,正要回头,胡不归猛然向前一挺,整根肉棒顶进了安碧如的穴内,直达花心。安碧如臻首一抬,放肆地呻吟出来。
「啊……冤家……顶到了……哦……好满……」「姐姐说嘛。」「好人……啊……是你干我的声音……哦……」胡不归心里一阵满足,抓起安碧如的玉臂就是一阵急抽。安碧如被胡不归抓着双臂,光滑的玉背弯曲着,娇挺迷人的双峰向前突起,汗水流在深深的乳沟中,构成一幅淫乱的画面。
胡不归把身体贴在安碧如背上,扭过安碧如的脖子和她激吻起来。两人的舌头都伸了出来,在唇间彼此缠斗着。一阵抽插后,胡不归拔出肉棒,把安碧如的玉体再翻转过来,又把肉棒捅进嫩嫩的蜜穴,同时举起安碧如的玉腿,含住了她粉嫩如玉的脚趾头。
「嗯……小相公……唔……你就那么喜欢吃姐姐的……哦……脚趾……」「啊……又涨了……喔……」「要来了……噢……用力干我……啊……不用怜惜……用我……喔……」胡不归吐出安碧如的脚趾,紧紧抱着她的娇躯,安碧如也把双腿缠在胡不归腰间,两人的下体相互撞击着,抵死缠绵。
「姐姐……来了……接着……」「好弟弟……好丈夫……唔……一起去吧……啊……」「射给你了……娘子……」「坏相公……都给你了……嗯……我要怀上你的种了……啊……」两人疯狂的交缠挺动后,一起达到了高潮。胡不归倒在安碧如身体,体贴地替她抚了抚秀发,轻吻着她的小嘴。
「姐姐……」「别说话,小弟弟……」两人享受着欢爱后的温存,帐篷中飘荡着淫欲的味道和两人的喘息声……
【完】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sxn19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sxn19.com

❀色小妞欢迎您!免费提供在线视频观看 ❀汇聚了各种国内外精品资源 ❀片源丰富 ❀带给您不一样的观影体验,99/精品视频只看这里,思思视频这是只精品8,久这里只精品免费视频,久热久这里只精品视频,日本一本au道电影在线,亚洲一本到道,东京一本到免费高清在线,欧韩日本一道在线,2019久久久高清日本道 一本道久久线综合色色,琪琪大香线蕉手机视频,青青青在线视频大杳蕉,大杳蕉一久在线视频,2019天天,夜夜干,2019狠狠的啪,2019欧美夜晚理论视频,a一天堂网,天堂a一手机版,欧美成,在线av,东方伊甸园,东方伊甸园av在线,在线东方av进入,东方伊甸园2017,四虎影最新在线观看,免费四虎库精品视倾,四虎影在久免费视频2019,成人av在线,手机av天堂,阿a天堂网2019在线,阿v天堂2019年,不卡的在线av网站 ❀日本av不卡在线观看 ❀免费大片av网站,一本色道久久爱,曰本一本道高清无码,